姜吉新闻>社会>亚洲网投娱乐_“冥想”成为了硅谷热潮? 极客开始hack自己的神经了

亚洲网投娱乐_“冥想”成为了硅谷热潮? 极客开始hack自己的神经了

导读:gPause旨在帮助员工获得“正念”,达到情绪放松、工作减压等目的。(据说长期坚持冥想还能提高流感抵抗力,硅星人在此不建议作为flushot替代品。)其实也挺搞笑的:都说硅谷的高端人士喜欢叫自己hacker,没想到当它们工作压力大了,连自己的神经都敢hack……

亚洲网投娱乐_“冥想”成为了硅谷热潮? 极客开始hack自己的神经了

亚洲网投娱乐,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

热衷“正念”的不止嬉皮:工作压力太大,硅谷极客开始hack自己的神经了…… 

文/光谱

即便你是死忠谷粉,用过Google所有(包括已经被砍掉)的产品——如果你不是这家公司员工的话,可能也从来没见过下面这个logo。

这个logo的背后,其实是硅谷巨头Google内部一个小社团,名字叫做gPause。命名方式和Google其他产品类似,但pause的意思是“暂停”。

gPause旨在帮助员工获得“正念”,达到情绪放松、工作减压等目的。Google员工通过这个社团分享他们的正念经验,推荐相关方面的丛书和帮助冥想或放松身心的App,以及解答其他同事的关于正念的问题。

正念又是个什么东西?它最初来自于佛教的禅修,后来逐渐演化成一种不限宗教信仰,更为广泛的心理健康疗法。正念的英文名叫做 mindfulness,直观地讲就是通过冥想(meditation)等方式清楚、有意识地观察自己的心理状态,但不陷入到这种心理状态中。

每天或每隔几天,当会议不断、电子邮件爆炸的时候,停下来,呼吸,直面并审视自己的状态,却又不被其所摆布。通过这种方式,许多Google员工获得了他们的正念,排解了压力,能够以更高的客观效率和主观积极性重新投入到工作当中——这不但是为了员工自己好,对于维持公司的正常高效运转也颇有帮助。

(据说长期坚持冥想还能提高流感抵抗力,硅星人在此不建议作为flushot替代品。)

其实也挺搞笑的:都说硅谷的高端人士喜欢叫自己hacker,没想到当它们工作压力大了,连自己的神经都敢hack……

Google曾经有个职位“员工心理健康官”(super intendent of well-being),专门负责管理公司内部gPause这样的正念项目。这个职位的第一任比尔·杜恩(Bill Duane)在Google开了一门课,名字就叫NeuralSelf-Hack……

早在BillDuane加入Google之前,公司里就有过一位冥想大师了。2007年,新加坡裔员工陈一鸣(Chade-MengTan)在Google内部创办了Search Inside Yourself(探寻你的内心),一套糅合了正念理念的情绪管理免费课程。

前几年,陈一鸣从Google离职,出了一本和课程同名的书。现在的他,已经成了一名职业禅师,靠卖书、冥想课、付费演讲,以及2000年加入Google获得的巨额股权回报维生。他的座右铭:Joy is when you are in deep sit.

在硅谷,员工热衷于正念、冥想的科技公司不止Google一家。

位于伦敦市主教街的“苍鹭塔”是英国首都最高的建筑物之一。而在这座高楼景色卓越的三十层上,坐落着Salesforce为员工设立的冥想间。员工可以在这间房间里进行冥想,或者只是为了逃避办公室里的压力,来这里静修一小会也可以。因此,任何人在房间里都不得使用手机和笔记本电脑。

遵照公司的创始人兼CEO马克·贝尼奥夫(Marc Benioff)的意愿,Salesforce在旧金山总部等全球较大的办公室里都设有冥想室。

贝尼奥夫本身就是一位佛教徒和禅修爱好者,1999年从甲骨文离职后,先是去了夏威夷进行正念训练,发现不够过瘾,于是跟一位朋友直接飞去了印度,拜访了许多的印度教静修处,接受大师的教诲。这一趟大师之旅过后,他“带着对自己,对互联网行业,特别是对‘软件即服务’(SaaS)更清晰的认识”[1]回到了旧金山。

(不但成就了苹果创始人乔布斯,居然还能在SaaS这么具体的领域给贝尼奥夫提供指导……印度可真是个神奇的地方。)

因为禅修的时候不让用手机,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这样一张贝尼奥夫参禅的照片:

他说,禅修让他获得了一种初学者的心态,让他可以改进管理风格,加强倾听。这种心态告诉他我退后一步,这样我才能创造出我想要的,而非过去已有的东西。我知道未来不等于过去。我知道我必须处在当下。“

虽然有点听不大懂,但是创办了千亿美元市值公司,自己净值高达67亿美元的人,说话总不会错的。

如果说贝尼奥夫是硅谷处在冥想的最高段位,那么“PayPal黑帮”成员之一,杰克·多西(Jack Dorsey)可能不同意。毕竟,他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,就是去缅甸久负盛名的苦修所进行了为期十天的内观久坐苦修(Vipassana)。

和内观久坐相比,科技公司的“每天冥想五分钟”简直是请客吃饭。多西采取的这种苦修方式,要求他“消除对于快感的渴望,直面痛苦”。

他去的是缅甸的 Dhamma Mahimã,这是一座免费的苦修所,位于曼德勒省的山城彬乌伦。多西分得一间只有床和厕所的小屋,苦修期间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必须呆在里面,不能读书、写字、与他人说话,即便打饭时也不能发生眼神交流。

他必须在早上四点起床,然后进行长达17个小时的内观久坐训练,长时间双腿盘坐,每天只有45分钟休息的时间——以走路的方式。晚上九点,他就要躺在床上直到明天四点,循环往复。他还去到了洞穴里打坐,出来后数了全身有117个蚊子包。

他的手机只在拍照时打开,用来检测心率的Apple Watch也必须保持飞行模式。就在这间小屋里,这位Twitter的创始人兼CEO从2017年圣诞节一直苦修到2018新年之后。现在,他晚上睡觉的心率可以保持在40BPM以下。

他说,这次苦修是他长达20年来坚持冥想的巅峰,是一次“对心灵最深层次的破解和重新编程。”(hack the deepest layer of the mind and reprogram it.) 

程序员就是程序员,再怎么苦修,说话方式还是程序员……

有了贝尼奥夫、多西这样的大佬,硅谷科技行业刮起一股冥想的热潮就很容易理解了。

曾几何时,中国的科技人士去加州拜访,在硅谷公司里看到沐浴间、午休房和母婴室感到很神奇,把这种公司文化带回了自己的公司;而现在,苹果、微软Twitter、Salesforce、Google、LinkedIn、雅虎、思科等硅谷和美国知名科技公司,都在贯彻冥想的潮流。

那么,中国科技公司要不要在楼层里多开一个冥想室?

面临着工作压力的不仅互联网科技从业者。

现在,整个美国都掀起了一场冥想运动,流行程度已经直追瑜伽,甚至有赶超的态势。

上面这段不是我在冥想时候想到的,而是事实。来自于美国卫生部的数据[2]显示:2012年全美成年(下同)冥想者总量大约1300万人,占成年总人口的4.1%(同年瑜伽修道者的比例是9.5%);而截至2017年,冥想者的比例翻了两倍还多,达到了14.2%,只比瑜伽修道者低0.1个百分点。

这份报告将瑜伽、冥想和按摩这种定义为“补充医疗方法”(complimentary health Approach)。报告指出,“在2012年,瑜伽和按摩受欢迎程度相仿,之后才是冥想,排在第三;然而到了2017年,冥想的普及程度已经超过按摩,第二大补充医疗方法”。

权威市调机构益普索的调研显示,美国瑜伽产业每年的产值高达168亿美元……冥想是否也有如此大的市场机遇?还是说,这种修行更像是多西那样,应该从简,而非入奢?

显然,在如雨后春笋般诞生的冥想创业公司看来,任何东西都有可能变成生意。

数据可视化服务Quid统计[3],从2012到2016年之间,仅仅在冥想/正念领域就有142家新公司成立,子领域包括冥想辅助App、实体店和社交网络等,总融资规模超过了2.6亿美元!

这份报告显示,YCombinator、HealthXVentures、500Startups等创投机构是这股冥想潮流的主要推手。

就以创业学校+投资机构 YCombinator为例,从这里毕业的冥想/正念类公司,有2015年的Spire(智能硬件)、2017年的Simple Habit(课程App)、2018年的Modern Health(综合平台)。

其中,Simple Habit是时下最热的冥想类App之一,号称"the Netflix of mindfulness",上过苹果的类别榜首和月度推荐App名单,也拿过Google Play2017年整体和2018年幸福类App的最佳。

创始人YunhaKim曾经是斯坦福MBA学生,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决定辍学创业。她的公司成功从YC毕业,还在2017年上过ABC的著名创业类节目《创智赢家》(SharkTank)。截至去年年底,Simple Habit用户量已经接近300万,平均每周新增3万注册。公司目前已经完成三轮融资,总计1,260万美元。

但如果从融资的维度来看,Calm无疑才是冥想/正念类创业公司里的龙头老大,已经完成了四轮总计1.16亿美元的融资,估值10亿美元,正式加入独角兽行列。Calm的投资方包括德太投资成长基金、Insight Venture Partners、AngelList等。

Calm算是Simple Habit的老前辈和模仿对象,App内置了大量帮助冥想、睡眠的内容和功能,包括超过100节冥想指导、舒缓心情的背景音乐、睡前故事,以及“世界级冥想大师”制作的高端课程等等,用户可以支付$60年费,或者$400(!)成为终身会员。

另一家冥想/正念领域的知名创业公司是 Headspace,和前面两家公司的产品形态和商业模式大同小异,目前已完成B轮,融资总额7,520万美元,估值目前未知(A轮估值2.5亿美元)。其他同类公司还有HAppify Health、Grokkar等。

算上这些头部的App,到应用商城里随便一搜,正经的冥想/正念类App至少有50个。看来,热衷正念、灵修的并不仅仅是嬉皮士。现在,冥想,以及“冥想创业”,已经成了一股真正的硅谷热潮。

你看,过去硅谷科技公司发明了茫茫多的App,前仆后继地争夺你的时间和注意力,摧残你的心智……忙到以至于他们自己的时间和注意力都不够用了。

现在,他们又想来帮助你恢复心智了……

[1] https://www.nytimes.com/2018/06/15/business/marc-benioff-salesforce-corner-office.html

[2]https://nccih.nih.gov/research/statistics/NHIS/2017

[3] https://quid.com/feed/quid-helps-quartz-map-investments-in-meditation

热门新闻